謊《BTS 玧其》


『再不乖爸爸就把你賣掉喔!』

在每個人耳裡只是小時候常聽到的玩笑話

對我,是一生都無法忘記的威脅


出生在經濟不允許的環境,為了貼補家用,在外找了很多份打工,每天最快樂的時候就是回到家和爸媽一起吃飯聊天,簡簡單單的生活,原以為幸福的日子會這樣一直過下去⋯


現在才知道一切都是妄想。


「我回來了~」

「回來就回來,一張嘴就不能閉上嗎?」

「是⋯」


上個月,同事帶著爸爸到賭場,贏了不少錢,一進門就興奮的告訴我和媽媽,媽媽擔心的阻止他,讓他別去了,那次後家中的關係變差,爸爸也賭上癮,把工作辭了。看到我就跟我要打工費,有錢了再賭,沒錢回家要,

不只賭癮,酒癮也染上了⋯整個人搞得臭氣沖天


「爸⋯媽呢?」

「走了。」

「去市場嗎?」

「我說走了。」

「去哪裡了?我們等等吃什麼啊?」

「你個小賤貨!就說你媽走了聽不懂啊!跟你媽一個樣子,不就和別的女人上了床還能怎樣!整天只會哭哭啼啼!」


說完爸爸走回房間用力的關上門


-我⋯有聽錯嗎⋯⋯媽媽走了。


隔幾天從沙發底下發現一堆不堪入目的照片,照片中的男女一絲不掛的在床上,被照片噁心的跑到廁所吐了一輪,那天起,不再和爸爸交談,兩人的對話只靠錢維持。



「在裡面,先給錢吧。」睡夢中依稀的聽到有人在門外說著什麼

「拿去,你個廢人連女兒都賣啊⋯⋯」

「別廢話時間1小時啊,多了錢照算。」

 

喀,門開了


「妹妹,要怪就怪你有個禽獸的父親吧!」

「你,你是,是誰,別過來!!」


-那一夜什麼都沒有了⋯


連續三個月,每晚都會有不一樣的人進來這淫亂的房間,只要對方不滿意,就只有挨打的份。


我,是爸⋯那男人賺錢的工具。


「丫頭。」

「⋯玧其歐巴!」


閔玧其,鄰居,算是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小時候常玩在一起,他家跟我家的情況完全相反,有錢的很,但他從不會瞧不起我,把我當親妹妹一樣對待。沒錯我喜歡他,但只能放在心裡藏著,因為⋯我並沒資格喜歡人。


「歐巴怎麼在這?」

「餓了出來買點吃的。你呢?一個女孩子這麼晚還坐在這裡不怕危險啊?」


看他坐在我一旁的盪鞦韆上,苦笑的望著天空


-回家才更危險呢⋯⋯


「後天跟籃球隊跟隔壁校有友誼賽,來看嗎?」

「一定。」


「走吧,我送你回家。」

「玧其歐巴先走吧,反正離家不遠,等等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嘖,走了。」

「啊⋯」手臂被他一拉吃痛的叫出聲,他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手怎麼了。」

「沒,沒有。」慘了⋯

「我看。」直接拉起我的袖口,映入眼簾的是一道道的瘀青

「沒事的⋯」趕緊把手抽了回來低著頭退了一步

「坐下,等我。」


一會,閔玧其提了一袋東西跑了過來,要我坐在一邊的公園椅上


「傷怎麼來的。」他仔細的幫我上藥,語氣裡滿滿的擔心

「⋯⋯」

「丫頭,說話。」擦完藥後,那雙眼像是要把我看穿的一樣盯著

「歐巴,別擔心,過幾天就消了,而且你也幫我擦藥了啊~」勉強撐出笑容說

「真是⋯先送你回家。」


-不要。


「可以⋯再待一下嗎⋯⋯」伸手拉住他的衣角

「⋯那告訴我誰打的。」閔玧其就這樣背對著

「不能說⋯⋯」


-怎樣也不能說,這樣至少在你心裡,我會是乾淨的⋯對吧


「是方叔叔?」


才剛從椅子上跳起,轉過身的他說了我怎麼也想不到的⋯答案


「不⋯不是,爸⋯爸爸怎麼可能哈哈~我先回家了,回家!」一說完就往家的方向跑


-就差一點⋯別⋯




到了友誼賽那天,我偷偷摸摸的躲在一旁看著閔玧其打球。隨著比分差距越來越小,彷彿也在場上一樣跟著緊張起來。


「嗶~~!」


一顆壓哨三分球結束了這場比賽。看了眼時間,悄悄的離開體育館,準備和今晚的人會合


『明天小李要帶你出去,衣服記得換上,好好做。』一件黑色的緊身裙丟在床邊,門被狠狠的甩上。


進酒店前手機亮起了訊息


--丫頭,有看到我那顆壓哨球嗎?

--有~歐巴帥慘了~

--那是當然,對了我⋯⋯

--嗯?

--今天沒辦法一起去慶祝了,家裡突然有事要處理

--啊啊!沒有關係啦~我正好要打電話告訴你我也有急事不能約了。

--⋯丫頭

--是~

--受委屈,一定要告訴我



「李先生你好。」

「今天穿的真漂亮啊~快進來吧!」


-不能說



「這丫頭怎麼不回訊息啊⋯」

「兒子,那資料你看看。」

「是。」閔玧其穿著深藍色西裝跟在一個男人的後頭,接過牛皮紙袋後走進宴會場地


「閔老大,這位就是您兒子是吧!」

「跟他談吧。」男人坐到一旁的沙發示意閔玧其向前

「我就直說了,賭場的秩序因為大老闆您的手下搞得亂七八糟,請問這樣生意要怎麼做?」閔玧其身後站了兩排黑衣男子,對方的手下也不少,但在氣場上明顯成了對比


「你說要怎麼解決才滿意。」

「把手頭上欠債的名單交出來。」原本還笑臉迎人的男子頓時臉色凝重

「小子,別得瑟了,這樣要我怎麼混啊?」

「原來~放高利貸的能力只有這樣?不如收一收吧!還是⋯我幫你收呢?」閔玧其將手插入口袋冷笑道

「⋯⋯算你有膽試!」對方似乎早料到閔玧其會開的條件,令手下將資料給了他後走出了會場


「爸。」

「做的還算不錯,資料也帶回去吧,對你要調查的事情有幫助。」

「是。爸,媽要我帶話。」

「⋯⋯」腳已經踏出門口的男人停了下來

「老公,這兩個字再不回來你就聽不到了喔~愛你」閔玧其學了媽媽的口氣後笑了笑

「跟,跟你媽說今天碗筷留我的,走了。」這兩人是因為年紀還輕才這麼像小學生的嗎?看到父親走出場地前還撞到門時無奈的笑了笑



「妹妹,要叔叔載你回去嗎?」

「不用了。」理了理衣服離開房間只想快點離開這個地方,怕被人給認出來到進電梯都是低著頭的


「小姐請問幾樓。」等等,這個聲音!

「1⋯1樓⋯」別看我 ⋯別看我⋯

「⋯⋯丫頭?」閔玧其皺了眉看向站在角落的女孩

「你認,認錯了!」叮~鈴聲一響響起拔腿就想往外跑,卻被拉回了電梯裡

「認錯?怎麼穿成這樣,嗯?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

「方阿米,說話。」閔玧其的語氣明顯不悅


-果然⋯該來的還是擋不掉


「穿成這樣,還出現在這種地方,你說我是來做什麼的。」微笑的說出話,卻不停在掉淚

「⋯跟我來。」閔玧其將他的西裝外套披在我肩上,就這樣一路被拉進了房間


「洗澡,換上。」還來不及反應手中便多了件帽T和運動褲被推進浴室關上門


閔玧其略微惱怒的在房間內走來走去,忽然想起了什麼,拿起父親剛給的兩份資料坐在床上仔細對照著


「果然⋯」一氣之下閔玧其將資料揉不成形丟在一旁,望向冒出熱氣的浴室門,懊惱的揉了揉頭髮躺在床上


「怎麼辦,啊~方阿米怎麼不小心一點!等等怎麼解釋才好⋯」先完澡拿著衣服猶豫的在門前徘徊,還在苦惱怎麼找藉口時門被打開了


「!歐⋯歐巴⋯」閔玧其一把把愣在原地的我按在沙發上,順手丟掉還抱在懷裡的黑色洋裝

「丫頭,為什麼不回訊息。」一雙手正拿著毛巾溫柔的擦著我的頭髮

「⋯在忙⋯⋯」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歐巴⋯在懷疑我⋯?」轉過頭難受的看著露出不悅表情的他

「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原來我在你心裡是⋯」話還沒說完就被拉進了溫暖的懷裡

「丫頭,我在後面給你靠,你要什麼時候才願意依賴我?」閔玧其一邊說著一邊拍著我的背


「說出來,這裡只有我,沒事的。」


-好


「嚶⋯我明明很乖為什麼,為什麼⋯爸爸要把我賣掉⋯錢⋯錢都給爸爸了⋯為什麼⋯還要⋯媽媽也走了我⋯我怎麼辦⋯⋯」緊緊抱著閔玧其把這些日子的委屈和淚一次宣洩了出來,此刻的我只希望時間可以暫停。


當我睜開眼睛時發現自己在床上,腰被有力的手給緊緊環住。


當做了個美夢吧⋯⋯該離開了。


悄悄拉開對方的手,為了不吵醒床上的人刻意壓低了聲音,走到另一邊替他理了理被子,才剛轉身就被拉下趴在身體的主人身上


「去哪?」

「回,回家。」明明眼睛也沒睜開是怎麼知道的啊⋯

「不准。」看了眼被緊緊的扣住的手,心跳越來越快

「⋯歐巴⋯那還是我家⋯」


閔玧其把我牽到浴室,知道我已經梳洗好還是在我手中硬塞了支牙刷示意跟他一起。


看了眼鏡子中的兩人,這⋯這不是情侶才會做的事情嗎!!


「我好了!」再不離開這裡臉都要滴出血了!


看我作勢要離開的樣子伸手把我圈在懷中,頭靠在肩膀上像是在撒嬌的貓蹭著頸窩,繼續慵懶的刷著他的牙


「我要洗澡⋯不准先走。」

「知,知道了你快洗!」閔玧其打趣的看著慌張走出去的女孩嘴角勾起好看的角度


擦著頭髮走出浴室看到了站在落地窗前的背影,明明這麼好的女孩,怎麼會遇上這種事⋯


閔玧其邁開步伐從後面緊緊的圈住了女孩,懷裡的人慌張的樣子被落地窗給出賣了


「歐⋯歐巴,怎麼了嗎?」故作鎮定的開了口

「丫頭有喜歡的人嗎?」

「沒有⋯」

「騙人。」

「⋯⋯」

「換個問法,你喜歡我嗎?」這,這!明知故問啊!

「變啞巴啦?」閔玧其好笑的將女孩轉過面向自己

「沒有⋯」

「是指喜歡我的事,還是變啞吧的事?」

「我沒有變啞吧⋯」

「我知道,所以⋯在一起吧。」

「不行的。」


閔玧其勾起我的下巴,兩人的唇瓣交疊在一起,因為吃驚而張開的嘴讓他逮到了機會,舌探入了嘴裡,挑逗似的舔弄我的舌尖,似乎是被撩起了慾望,手不自覺地環住閔玧其的脖子,不熟練的回應著吻。


「啊⋯」腿軟的攤在閔玧其的懷裡,感到丟臉把頭實實抵在他的胸口

「別這麼可愛,我會忍不住的。」閔玧其笑了笑在我的額頭留下一吻

「歐巴⋯我不能和你在一起⋯⋯」

「我說可以就可以。」那雙手不讓我推開的抱得更緊

「可是我⋯」

「我會處理好的。」


這幸福又不真實的感覺就跟做夢一樣,直到晚上才意識到對於相處的時間或許太貪心了,他送我回家後兩人在家門前處了很久才道別。


「我⋯」一進門被兩個站在爸爸面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給愣住

「過來。」


坐在沙發另一側好奇的看著那兩個男人,奇怪的是,發現我的目光後,兩人的眼神明顯溫和許多。


「晚上把行李收一收,明天有人會來接你。」

「⋯幾天⋯⋯」原來是要來帶我走的,禮貌上還是對兩人點了頭,畢竟都是和我一樣都是替人做事的,不是嗎?

「不用回來了。」爸爸不悅的把一疊A4紙丟到我身上後回了自己的房間


「⋯」看了其中幾張的內容,原來是欠了太多錢拿我抵債是嗎?呵呵這樣也好,不用再遮遮掩掩了對吧⋯

「嫂子,明天中午我們會來接你。」

「嫂子?」我疑惑的看著開口的人,不是去工作嗎?怎麼叫嫂子?


「老大的老婆不是叫嫂子嗎?」呃⋯這麼說好像也對⋯

「所以⋯你們老大要娶我?」他露出了迷人的笑眼

「對。」

「⋯辛苦了。」


把兩人送走後躺在臥室的地板上,什麼想法也沒有,我⋯這是要嫁給一個連看都沒看過的人了?回想那雙緊緊抱著我哄我安心的雙手,眼淚一滴一滴的往外流


--歐巴,謝謝你:)

--謝什麼阿丫頭。

--沒什麼~

--傻啦?早點睡,明天中午見。

--⋯晚安




隔天中午拖著不多的行李踏出了已經殘破不堪的家,爸爸在我關上車門前開了家門看了一眼便回屋內了。


--歐巴,再見~


到最後連打電話的勇氣都沒有,對不起沒有等到我們約定的時候就先走了,謝謝你讓我做了一輩子都不可能實現的美夢,再見了。


「嫂子,別哭了。」坐在我旁邊的是昨天開口搭話叫我嫂子的男人,另一個是昨天只對我笑了笑的,接過他遞過來的面紙,心想,或許他很好相處。


「謝謝⋯你叫什麼名字?」

「朴智旻,開車的是田柾國。」

「喔⋯恩⋯你們好」

「我們也沒差幾歲你不用那麼客氣啦~國兒他就只大你一歲而已。」

「真的假的⋯⋯」


朴智旻就這樣陪著我聊到了目的地,田柾國也時不時的對著後照鏡笑,要不是有他們我可能到現在還在哭吧!


三人搭著電梯到了建築物的頂樓,開門的那剎那想起了閔玧其拉著我出電梯的時候,那雙手再也握不著了,不行,不能再想了,再這樣下去會痛苦死的⋯


「玧其哥~嫂子來了~」手被朴智旻拉著進到了一間辦公室裡,等等⋯我有聽錯嗎?


「會不會太久了?」站在落地窗穿著西裝的男人轉了過來,用著不屑的語氣看著站在後頭脫掉西裝外套的兩人


「歐⋯歐巴⋯」看到他的那一瞬間,眼淚再次流了出來,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是他


「ㄚ頭真傻啦?過來我抱抱。」用力的抱著那已經不再奢望的懷抱,狠狠的把所有的眼淚哭了出來


「歐巴⋯怎麼怎麼是你?」吸著鼻子哽咽的看著他

「我以為你知道了。」

「我怎麼會知道⋯」

「昨天不是說了中午見嗎?」閔玧其亮了手機的紀錄挑著眉

「我不知道啦⋯嗚嗚⋯⋯」

「別哭了~老婆~」抹掉眼淚親吻我早已經哭腫了的雙眼


這時突然聞到很香的味道往後一看原本穿著西裝的兩人已經換上休閒的衣服端了四人份的食物進來


「你們⋯」我疑惑的看了看閔玧其和他倆,誰知道沒人搭理我只是把我按在了沙發上,開始吃飯


「他倆是我兄弟,很好的弟弟,我怎麼可能讓真的彪形大漢去接你是不是?」閔玧其舀了粥往我遞過來


「這些是碩珍哥煮的,還叮嚀大嫂一定要全部吃完,所以快吃吧!」朴智旻露出了迷人的笑眼

「阿米,說真的你人太好了。」田柾國突然開了口,對於他叫了我的名字有點驚訝

「⋯我⋯我怎麼了嗎?」

「第一次看到我跟智旻哥知道是要來帶你走的還那麼⋯親切⋯咳⋯」田柾國說著臉突然紅了

「吃飯。」閔玧其冷冷的說


「你們慢慢吃阿,我跟國兒先走了~拜拜~」



「方阿米⋯」

「怎麼了?」

「離柾國那小子遠一點。」

「他們不是壞人啊為什麼?」

「不管。」

「⋯⋯」


我看著閔玧其笑了出來,吃醋了嗎現在


「我聞到很酸的味道。」

「閉嘴。」

「喔~~不要害羞啦~歐巴~」

「嘖⋯飯等一下再吃吧!」

「為什⋯」


為什麼辦公室有暗門?為什麼有床?為什麼還有浴室!閔先生你給我交代清楚!


「我們來學看到陌生人不可以那麼親切的方法。」

「我⋯唔⋯⋯」



為了不被發現的謊,為了逃避的謊,為了離開的謊謝謝你一個不漏的揭穿了它。






—————————————————————

我⋯呃⋯

一開始寫的有點心疼

這是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突然湧出來的靈感

寫了又改寫了又改

有些事情並不是一直逃避就能好轉的

希望各位能找到自己的出口~~~~~~


一樣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跟我聊聊!


17/2/**~17/4/29


17/4/29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米米炸醬麵 的頭像
米米炸醬麵

花樣的你遇到花樣的世界

米米炸醬麵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